您所在位置: 首页 >> 文化园地

追寻父亲的远行足迹

发布时间:2018-08-30

父亲终没有逃得过二次中风的宿命,辞世至今已经21年整了,那年我27岁,弟弟刚刚结婚生子,作为家中“小六子”的我,在南通市煤气公司焦化车间上班(炼焦加煤工),接到公司经理办的同志送来的加急电报后,陡然犹如天塌地陷,浑身发软,当我风驰电掣的赶到家时,所能见到的只是他老人家冷冰冰的身体,再无应答任何呼喊,呜呼哀哉!吾父逝矣,撕心裂肺的痛,泪水泉涌而来!作为人子,在父亲年迈生病期间,未能承欢膝下服侍左右,我欠下了父亲太多,太多的需要我伺奉陪伴的赡养孝道,今悔恨晚矣!

父亲命苦(爷爷献身在解放战争中),十四岁开始就和我奶奶共同支撑家庭,成年后娶了我母亲,生了我们兄弟姊妹七个,虽然没有大富大贵,但个个身心健康成家生子。父亲苦累了一辈子,临了,临了,快要熬到享受改革开放成果时、幸福快乐晚年生活时,却撒手人寰,真是哀哉!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这辈子只出过三次远门(指只离开海安如皋县地界),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父辈们兴修水利,经常外调(如海泰地界)挑河打坝,这个时候我还没有出生,但比我年龄长者皆知。

第一次出远门是到南京市栖霞区,开山修路,支持省会城市建设。四十年前,就是我八岁那年,国家刚刚从以阶级斗争为纲翻篇翻到改革开放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页面上来,我们生产队(120人左右的小生产队)队长利用农闲时节,抽选了十来个壮汉主劳力(不强派以自愿为前提),亲自带人到省城南京栖霞区开山修路揽活赚钱,就是打季节工,并且相互约定说好,所赚的钱先提留一部分属集体提留积累金作为公用金,然后才分到个人。出发那天,我家东山头背后的运河水踏口岸边上,老少妇孺,熙熙攘攘,女人送男人、孩子送爸爸,千嘱咐、万叮嘱,“我祝你一切顺利,我要你健康平安,我要你好好的……”好一阵子时间后,生产队的小水泥船(那时候生产队唯一的交通运输工具)才在船篙船橹的作用下,辞别岸上家人,渐行渐远,船儿载着一个个梦想和希望,驶向县城长途车站,再乘车赴南京。两个多月后,农事渐忙,农民农事最为大,生产队长不敢耽误,赶紧向栖霞区施工单位领导请辞。又一日,船,还是那条船,满载着收获丰收和平安喜悦!人,还是那一拨人!地,老地方,久别重逢,她们欢呼雀跃,喜悦之情难以言表。父亲黑了廋了,七十多天,四张“大团结”的回报,那个时候算得上是大丰收啦,先缴了我们四个在读书上学的学费(文革后期大哥在生产队做木工,二哥在大队棕绳厂,大姐就已经在生产队上工赚工分钱),再支出了一些家用开支后,已经所剩无多了。

1983年,大哥二哥大姐陆陆续续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那个时候穷人多,贫富差距不大,婚礼也不讲排场,但是操办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的终身大事肯定是需要一大笔费用,就如家具嫁妆,木工油漆费用等等,幸好在父亲自己结婚生子的时候就做了早打算,什么打算呢?就是在我们家(前后三间泥墙草屋)前后左右及河边,整排整排的种植了不少于一百多棵杂树,杉树、榆树、槐树、桑树、榴树、榉树居多(大跃进后的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榆树叶、榆树皮、槐树花大都被人果腹充饥,榆槐是我们家的救命树),其中也不乏桃、李、枣、皂树之类果树,另外还有近100平米的竹园。竹园对现在的城市来说可能就是风景,但是对从前的农村人来说真是必不可少,农村人的好多器皿都取自于竹园。二十多年,小小树苗已成大材,年前,父亲、哥哥,组织全家一起出力砍伐了十几棵大树,卖了一部分,其余的皆锯成段段儿滚下河,捆好欧(浸泡)水,做由树木到木材前的脱脂除虫处理。年过正月,父亲倾其所有,且在亲朋好友的鼎力相助下,在原先预留的宅基上,申请兴建了三间砖瓦房,作为大哥二哥的婚房,父亲起早贪黑,忙了一春又一夏,夏收夏种一结束,父亲又应小外公之邀,需去河南省的开封市一趟,此去目的纯粹是走亲戚,这是第二次出远门。小外公是从省海安中学考出,进入北京农业大学的高材生,毕业后分配到河南省拖拉机厂,从厂技术员到技术厂长、开封县长、县委书记,再到此时的开封市常务副市长,无论是做人的人品、做官的官品、及本身的勤奋刻苦精神,小外公一直是我家族后辈中人学习的榜样。父亲在开封逗留了七八天,小外公也利用休息时间带他到宋城、鼓楼、龙亭等景区游玩了一番。在汴期间,小外公就当时的政策和经济,多次问询家乡的经济发展情况,他说:中央改革开放的政策已经很明朗,家乡的父母官不必再畏畏缩缩,分田到户承包到人、放开副业、建社办厂,努力提高农民收入奔小康这是大趋势,地方政府与地方政府之间可以形成各种优势互动互补作用。父亲的第二次远行之旅,不光是带回了来自于小外公的一份生活接济,还给生产队长和社干部顺便带来好消息,翌年春,两地领导面谈,形成了多项区域合作意向,开建了社办化工厂、社办服装厂、社办自来水厂、如东啤酒厂(河南)等,惠及了很多当地农民。同在这一年,公社还成立了沼气推广建设和太阳能利用办公室,所需大部分资金皆由政府出,我们大队还成了养殖和沼气建设利用及太阳能锅灶推广的先进典型,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才接触到燃气(沼气)灶、燃气(沼气)灯、太阳能灶(就是一个巨大的可任意转动的水泥锅,里面贴了很多等同大小的玻璃镜片,再在所有镜片的焦点处架设饭锅或者水壶)这些新鲜事物。而这些新鲜事物都要求使用人要具备相关的专业知识,否则安全上无法保障。也许是当时的技术比较落后,不够先进,使用者文化水平也低,法律法规也不完善,频发了多起安全事故后,这两项节能利用逐渐淡出了农民视野,但是,改革开放的大潮势不可挡,我们科研人员并没有气馁,以致十年以后,新式太阳能热水器再度被人们青睐推崇,到如今太阳能发电板都到了普及推广。

自从我进入煤气公司就业以来,每次假日回家(骑车4~5小时路程,那年月,没有空调大客,更没有动车,摩托车也不是一般的家庭条件能置办的,乘车不方便,不如骑车爽快),父亲对我关怀备至,总是问这问那,不知道“小六子”我在厂做些啥?工作环境咋样?吃的住的咋样?1995年夏,父亲索性带着小孙子(我儿张建安)来南通市煤气公司看看自己的小六子。小六子的宿舍在公司宿舍楼的202室,甲乙丙丁4人间(公司行政科按焦化车间甲乙丙丁四大班组排分宿舍,以此达到资源的最大利用率,记得那时行政科还预留了两间探亲房,床上用品自带,有探亲需求的员工要提前申请,每一个申请的居住权限不超过七天,最后交押金拿钥匙),他们爷孙俩一到,小六子赶紧补办手续领取了探亲房钥匙,恰恰到了饭时,拿饭盆凭饭票的到公司食堂打饭,父亲看到小六子捧回来的饭菜,连声说“不错,不错,比河工饭强多了!”。次日一大早,正逢班次休息(四班三倒,第一个夜班),小六子又向同事借了一辆自行车,爷孙三人俩车去狼山游玩(那时候工农路还未建,城山路从灰堆坝向南就开始坑坑洼洼),狼山景区可比现在差远啦,但三人也饶有兴趣的玩到中午返回。小六子两个夜班结束,父亲确起回返之意,爷孙三人的二印(第二印染厂)门口,招手即停了一辆南通?海安的中巴车,车老板帮忙把自行车吊扣在汽车棚顶,汽车一路带客一路停,两个多小时才到了我们的下车点(204国道如皋段泰安路口),一下车就遇上雷阵雨,先在路边人家躲雨片刻!从泰安路口到我们家还有8里多路程不及两米宽(现已建成6米宽的黑色柏油路)的泞泥路,雨后的泞泥路骑车是骑不动的,只好推着走扛着跑,爷孙三人返程不易,到家时,已经是大汗淋漓饥肠辘辘。万万没想到,那次南通之行,成了父亲有生之年的最后一次出远门(两年后的初冬,父亲离世),每每想起,阴阳两隔,小六子就阵阵心痛,这辈子欠下父亲一个轻松自在的旅行,且无法补偿兑现!

2016年7月,儿子接到南京大学邮寄过来的硕博连读(推免保送生)录取通知书,在此全家喜庆之余,小六子乘兴作出了8月底全家三口的五日游计划:“先访开封,后游南京”访北游南的送子报到旅程计划。改革开放40年了,城市、农村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游览了宋都古城开封、六朝古都南京城,但见古城风韵犹在;我们出了地铁站,走在栖霞区的仙林大道上,惊叹这现代化的科技之城正崛地而起;曾经,父亲眼中的两地两景,今已不复存在。现在的人们,在衣食住行及生活质量都有了空前提高,科技发展更是日新月异,今日的辉煌成就,近在身边,展在眼前,当然,这都离不开祖辈父辈们血汗的积累,这些血汗积累化成养分,壮实了改革开放的甜蜜果实,我们应当且享且珍惜,如果父亲还健在,那才最完美!如今,幸福的康庄大道两边上,欣欣向荣的美景喜不胜收;昔日的小树苗已成参天大树,坐在树下纳凉的晚辈,多多想想从前的栽树人吧!(连载)

                                                                      张怀进



Copyright 2009 Jsntgas.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1034719号 版权所有:南通大众燃气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