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首页 >> 文化园地

夏日印象

发布时间:2017-06-28

                夏日印象

                      张怀进

燕子南迁以后,楼房阳台挑梁下留有一个大碗口大小的造型精致的泥窝窝,被麻雀霸占,衔起绒草搞起了鸟窝内铺垫装修,作为繁育下一代用。

燕子回来以后,面对面目全非的昔日爱巢,愤怒之极!为争房产居住权,和麻雀干了一仗,不过,就算是夫妻双燕齐上,再请同类援手,也斗不过一大帮地痞无赖,只好悻悻作罢,另选佳点重建窝巢。

端午节后,蚕已功成身廋,结茧成蛹后被人们卖到收购站缫丝厂,养蚕人在蚕室内为清理桑叶茎、蚕沙子忙活着,一对麻雀在蚕架子芦苇帘子上寻觅卷叶虫,它们一点也不畏惧人,就在人周边跳来跳去,触手可及,好像看准了人不会害它,先不知道这对扁毛精灵在干什么?放慢手里的活计仔仔细细看,才发现鸟儿在寻觅卷叶虫、步步弓,不是自享用,而是等雀嘴刁满了三五只后,飞回去喂小鸟。曾经,有一个时期,麻雀被列为被除的“四害”之一,其实,麻雀在当鸟爸鸟妈的时候,也是捕捉害虫的高手。

从春到夏,所有的夏熟作物包括果树类、野花野草类都在一个劲的疯长,不管是壮的廋的高的矮的,终究是开花结果,或者是拔穗扬花、结籽、核落地,再等来年春繁衍重生。麦田里的野草,天生地长,基本上与麦子能同生同长共枯荣,人们可以把稻田的杂草除得干干净净,未必能把麦田的野草除的一干二净,这野草籽着地生根的生存能力让人可敬可恨可畏!想方设法锄它还是灭而不绝。农民常说:“只有懒人,没有懒地”要想从这地里争取一个好收成,离不开艰苦的田间劳作,经常性的锄禾日当午,中午最热的时候,顶着烈日锄草,这也是灭草最佳时期,草未生籽就被晒死,锄草人也浑身是汗。

某日,天气预报报道说:“65日海安有雨”,农人怕蚕豆被雨淋(是那种从地里连同秸秆拔回来未脱粒的蚕豆),就把这些收割来的半成品暂时堆放在可以避风挡雨的阳台走廊下,草堆子的高度与挑梁下的燕窝雀巢近在咫尺。一只生有两个幼崽的猫妈妈,这几天吃腻了河塘里的小鱼小虾,早就想逮几个会飞的来尝尝鲜,或者逮回去给自家幼崽玩玩,前几天,高度够不着,只能望雀兴叹!现在可好,机会来啦,冲上草堆顶峰,两只前爪直捣鸟窝,可怜的麻雀呀,老大老二第一次学飞行就是逃生,老三老四很不幸,成了猫崽的玩具,猫儿腹中果餐。

入夏以来,雨水甚少,家门口的小河塘几近干涸见底,河塘里的鱼儿,小的被高脚鹤鸟吃了,中等的被猫逮了,再大一点的被嘴馋人捉了煮了,总以为所剩渺渺无几!河塘边上水稻田放水那天,顺带补充了一下小河塘的水,哪知道!新鲜的水,源源不断流入河塘,水位上涨一尺有余,水面再也不平静了,大大小小的鱼儿活跃起来啦!一条足有七八斤的青鱼欣然掀起大浪,另外,一个100尾左右的鲫鱼鲤鱼群,单个大约在1斤上下,全都悠闲慢游,翘嘴向上,大口呼吸新鲜空气,或者是为前一段时间内,河塘内水族一家在生死存亡之际的成功蛰伏而大舒一口气!夏季,大自然的生死赛场,这一群鱼儿经住了考验。河塘岸边上观看的人们,无不为此情此景惊叹不已!

 

Copyright 2009 Jsntgas.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1034719号 版权所有:南通大众燃气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