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首页 >> 文化园地

君子兰

发布时间:2017-02-28

君子兰

我们办公室有一盆君子兰,临窗而立,叶片舒展、颜色墨绿、长得生机盎然,从茅叶中心长出了嫩黄色的花朵,满眼的生机与活力。经过我们办公室的许多人都喜欢进来一睹其芳容,纷纷想探究它成长的奥妙。

君子兰是多年生草本植物,文雅俊秀,有君子风姿花如兰,叶片宽阔、叶形似剑互生排列,适宜温度1525度。冬春开花。看着绿叶、嗅着花香突然想起很久以前书中的一个故事,至今想来仍觉得不可思议,难以理解。

那是35年前,也就是1982年,吉林省长春市突然刮起一股君子兰风,这种造型高挑、气味淡雅的观赏植物一夜之间身价百倍,而这股疯狂的君子兰风为什么会发生在向来商品经济意识淡薄的东三省?理智的人们追问着、思考着。

长春人向来有种植君子兰的风俗,但从来没有人把它看得非常金贵。疯狂是从街巷中的小道消息先开始的,在此前的一年,一些“有人靠君子兰发财了”的传闻已经隐约弥漫在长春的大街小巷,据说一个商贩养的君子兰被什么外商看中,出价一万美元买走;坊间又有传言一位港商用一辆豪华轿车来换一盆叫“凤冠”的君子兰,结果被其主人——一家花卉公司的经理当场拒绝了;又有人说一个老头养了几株珍贵的君子兰品种,死活不让人看,但是某夜被人偷走,结果老头气得立马断气;还有一个人从辽宁开着汽车到长春来偷君子兰,得手后心情无比喜悦,结果出门时被发现在仓皇逃跑中汽车坠落悬崖车毁人亡。这样的故事每天都在翻新、在制造、在发酵,每一个都有名有姓,有鼻子有眼。与此同时,长春当地的媒体也推波助澜,连篇累牍地发表文章说君子兰好,品格高雅,花中君子,放在家里能够清新空气,养人容颜,有益健康等等。就这样原本几元钱一盆的花卉一日一日地扶摇直上几百元、几千元、上万元,而当时,一般工人的工资仅三、四十元左右,如果养出一盆君子兰,倒手卖出成百上千元无疑是发了大财。于是,在炒卖预期的推动下,君子兰疯了。

到第二年,满城疯玩君子兰,这株秀气小巧的植物成为长春人生活的唯一主题,它的价格一涨再涨,倒手赚钱者大有人在。年初,市面上出现了5万元一盆的君子兰,很快十万元的也出现了,到九月份,在城里最热闹的红旗街花市上,最贵的一盆叫价竟达15万元以上。这是所有长春人一辈子都没有看到过的金钱数字。就这样,一种除了观赏别无它用的植物在开放之初的东北无比诡异地诱发了一场经济泡沫。

长春君子兰事件在当年并非个例。1982年前后,我们江浙一带也曾爆发过五针松(一种观赏型松树盆景)的炒卖事件,其疯魔状况也毫不逊色。这些现象颇似17世纪荷兰发生的郁金香事件。它们可以被看作贫穷日久的底层民众对财富渴求的一次妖魔式的爆发。

      所以每当看到君子兰,欣赏它那傲然挺立的身姿、淡雅的风韵、沉稳的气质、盛开的花朵就很自然的想起长春君子兰事件,人们向往美好生活的愿望是多么的强烈,而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总是利用人们这样的心理借助某些花草、物品或者是画饼来诱使善良的人们前赴后继的用自己辛苦劳动的所得和省吃俭用节攒下来的银子来进行所谓投资,过一过钱生钱的快乐生活,可是丰满的理想在现实面前很快烧成一把灰。结果血本无归。许多人的生活剧情顿时改写。有时候我总在想承蒙上天眷顾,赏我这碗钣吃已经很好了,不敢再奢望着锅里的了。可是看到盛开的君子兰花朵我的眼睛又情不自禁的瞄了过去。人啊人······

钱苏建

 

Copyright 2009 Jsntgas.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1034719号 版权所有:南通大众燃气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