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首页 >> 文化园地

与一城烟雨相遇

发布时间:2017-08-30

与一城烟雨相遇

崔益祥

     我是油纸伞之魂。

    与我相随,中国女子就此婉约了千年。我曾在草长莺飞的季节,伴着一位明媚的女子,走过多情的雨季,寻觅江南繁华的归梦,也曾在明日如水的春天,被画舫上寂寞女子的素手牵着,去打捞匆匆流逝的年华;我曾在舞女的手中旋转,仿佛兮若青云之蔽日,飘摇兮似流风之回雪;也曾在金乌西坠的杨柳畔,被羞涩的少女交付给心上人。数千年的故事,仿佛从未将我苍翠的年华浸染,我飞过高山,飞过沧海,栖息在每一个需要温情的地方。

    然而,正如厚重的历史也会被时光打磨得越来越薄,历久弥醇的往事也会逐渐失去当年的味道。我透明的形体开始一天天消散。在千年时光中,这种消散,我见得太多太多了,多少恍惚世事沉入沧海,多少风华传奇散乱成烟逝,我已经没用了吗?原来,随着岁月的流散,我已经该消失了吗?犹记当年烟雨,好多情;可叹今日世事苍茫,卿何薄命!曾经的自信,随着形体,一点点飞散成类。我绝望地问钢筋尼龙伞:为什么我不如你呢?它不言。它只是冷冰冰的机械制造的产物,没有生命。我绝望地问秋雨:为什么我被淘汰呢?秋雨不言,重重击打在被人笑作“花痴”的举油伞的少女伞面上。也许,我真的落后了。也许,我真的不如钢筋尼龙伞,我渐渐闭上了双眼,过往纷纷而至,泛滥成灾。

    客家父母将一把油纸伞,郑重地交予刚刚成年的儿子。从前,父母是你的保护伞,如今,你将独自撑起纸伞,面对一路风雨,殷殷期待,与纸伞一同,散开成花。

    西湖断桥旁,修行有成的白蛇妖,将心与红伞一同交予心仪的书生,尽管被柔软的爱深深地砸伤,却一往无悔眷眷柔情,与纸伞一同,舒卷如云。

    古朴村庄里,师傅砍伐通木,烧制桐油,拼架翰花,用半日时间制成一把雅致大成的油纸伞。旁边的小徒双眼明亮,满是憧憬。

    不,我绝对不会不如尼龙伞!我以祝愿为魂,以感情为魄,在我身上,凝聚着中华民族千年风雨千年沧桑,岂是一把工业制品可比?庄子有言:“天地有大美而不言。”今天,我却要以十分的自信,喊出来:“我,优于它!”

    我充满自信地等待着,与某个有缘人,有一段清澈的相遇,然后,一同走过红尘陌上,一城烟雨。

 

 

 

Copyright 2009 Jsntgas.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1034719号 版权所有:南通大众燃气有限公司